杂诗无题·其四 纳兰性德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诗词大全

【清】纳兰容若

逸骥千里足,君行日一舍。

休暇岂不欣,何以塞高价。

鹤鸣引双雏,欲集高堂下。

见君养凫鸥,矫翮复悲吒。

(1)逸骥:古代称善奔的骏马。 晋 潘尼 《赠河阳》诗:“逸骥腾夷路(平路),潜龙跃洪波。”

(2)古代行军一宿或三十里为一舍。此处极言行程之少。

(3)高价:比喻人的身份高,人生价值高。史载汉朝蔡邕向皇帝推荐边让时说:“阶级名位,亦宜超然。若复随辈而进,非所以章瓌伟之高价,昭知人之绝明也。”(《后汉书·边让传》 )(他的等级名位,应该不按照一般的规定。若还是随着一般辈分升迁,不是用来彰显优秀人才的价值、显示您有知人之明的做法。)

(4)矫翮:振翼。翮(hé),翅。

(5)同“咤”,此应为悲叹感慨之意。

纳兰性德的诗《杂诗无题·其四》原文及翻译、诗意赏析:

这大约是一首讽刺某一类人的诗。千里马日行千里,而你一天就走了三十里。安闲休息难道不快乐吗?何必一定要冒充价值高的精英?

这里的“君”应是一位饱食终日、无所成就的贵族。首先,他才能平庸,想必身居高位也不是靠自己的真材实料;或许是继承了某些传统,投某人所好而高攀上去的。

鹤来到他的庭前,被他气走了。他的野鸭们兴奋不已地鸣叫,不知是幸灾乐祸,还是感恩戴德。鹤之于野鸭,在古人的心目中,正如左思的“郁郁涧底松”与“离离山上苗”。可见这位贵族不仅无才,而且无德。自己做不成千里马,连伯乐也不愿做。或许是他的能力差,看不出鹤比野鸭好些;又或许,是他担心养鹤于自己的地位不利,而野鸭是不会威胁自己的;还或许,是野鸭的个性和他相似,善于察言观色,故而双方一见如故,引为知己?……

世胄蹑高位,英俊沉下僚。地势使之然,由来非一朝。这依稀是古老的悲剧了。在漫长的史册上,这悲剧贯穿始终,并永恒上演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avatar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!